微頭條

不怕肝衰竭,你就吃何首烏

撰文 | CC

出品 | 網易浪潮工作室

歡迎下載網易新聞客戶端訂閱檢視

從第一批90後禿頭以來,“脫髮”成了席捲網際網路的熱門話題,緊接著而來的就是如何治療脫髮的煩惱。精油、洗髮水、特效藥,更有原教旨主義者祭出了“何首烏”——一種聽起來就是為脫髮量身定製的中藥材。

而且在中國人的傳統觀念裡,中草藥的“毒性”總比西藥小(儘管並沒有臨床和科學證據佐證這一點),何首烏也不例外,在很多常見藥方裡,中醫裡用它來治療禿頭症、肝腎功能不全,甚至男科和婦科疾病、滋陰補陽等等。

何首烏真的有如此多神奇的功效嗎?

何首烏能生髮其實是個誤會。因為何首烏的果實長得像小娃娃,唐朝《日化子本草》就開始掰扯它能“令人有子”;到後來,又演化出了補腎和抗衰兩個功能:“長筋益精,長膚,延年”,進而溝通氣血,促進頭髮生長。

與其說何首烏果實長得像小娃娃,不如說長得像扭曲的紅薯 / 視覺中國

稍有現代醫學常識的人都知道,“補腎生髮”是個謠言。頭髮的生長的確需要毛細血管的營養,不過造血靠骨髓,運輸靠血漿,營養從小腸來,到了處理廢物才輪到腎臟出馬。若是真把腎臟和造血連在一起,可能人得倒著走才行。

除了補腎、生髮,我們還常常看到有人不惜花重金購買地下市場人形何首烏的新聞。這些購買者相信,長成生殖器特徵明顯的男人或女人形態的何首烏有滋陰補陽的療效。但只要經過簡單點撥,這些買家就會對自己花掉的錢後悔不已。

騙子能學會批量製作人形何首烏的訣竅,你當然也能學會:先用芭蕉頭雕出人形,把人形芭蕉頭裝入生殖器突出的模具,箍緊,再把真的何首烏剪一節插入芭蕉頭上部,埋入土中。等何首烏的藤和芭蕉根長在一起後將其取出,這樣就可以長出人形何首烏了。

湖北宜昌一男子1200元叫賣的這隻人形何首烏,身體比例和器官完全符合男性對女性的誇張想象 / 視覺中國

其實,對於“那方面”不太行的男人,何首烏能不能“補身體”倒還是其次。問題在於何首烏毒性還極強,尤其對懷孕和哺乳期婦女。

為了生個健康的大胖小子,你可能要戒菸、戒酒,封山育林一年半載,但只要你老婆吃一個何首烏,即可讓一切前功盡棄。何首烏所含的蒽醌類、大黃酚等化學物質和瀉藥的功能類似,尤其是妊娠期的孕婦吃了,上吐下瀉,更容易加重妊娠反應。過度服用會引起直腸和結腸息肉,甚至導致黑腸病。

更嚴重的是,蒽醌類和大黃酚會通過體內迴圈進入母乳,哺乳期的嬰兒胃腸道更脆弱,何首烏的危害對他們來說是成倍增加的,腸炎和潰瘍,都還只是小病小痛,何首烏的危害遠不止瀉藥這麼簡單。

為了說服自己何首烏對孕婦和嬰兒好,中國人不惜編造出何首烏長得像嬰兒的謊言 / 視覺中國

所謂“滋陰補陽”和“延年益壽”的功能其實就是調節激素水平,作為“天然偉哥”深受中國男人的喜愛,何首烏確實有“壯陽”的功效,同時也很危險。

比如我們給大鼠投喂何首烏,確實可以改善部分雄性大鼠的生殖功能,增加它們的精子數量,提高精子存活率和血清睪酮濃度,看似是提升了效能力和生育能力。然而,這些被迫“壯陽”的大鼠也因此付出了巨大的代價,腎臟受到了嚴重的損傷,身體的生長也受到了抑制。

說白了,長期服用何首烏會刺激你部分激素的過量分泌,也因此可能造成內分泌失調,尤其對免疫力弱的孕婦和嬰兒,胎兒畸形、乳腺癌、子宮癌、卵巢癌等等,都是何首烏潛在的嚴重健康危害。

早有實驗證明何首烏生髮、補腎,包括壯陽這類的功效都不可靠,為什麼至今依然有人相信?何首烏能在民間有如此高的知名度、廣受熱捧,遠遠不只是它們的果實長得像生殖器而已。

有關何首烏壯陽功效的記載,最早見於公元10世紀的宋代藥學著作中,但真正把它發揚光大的是近三十年來的“壯陽熱”。更確切地說,源於“改革開放”初期中醫創立新分支,深耕男科領域。

儘管中國從先秦時期起就有對陽痿的描述,但中醫正式開始研究、專門治療男科病僅有40多年的歷史。1983年春天,湖南省沅陵縣醫院建立了中國第一個中醫男科,在這之前,普通醫院通常把男性問題併入西醫的泌尿科,只有中醫男科精準地抓住了中國男人的難言之隱。

男性專科醫院一直是3、4線小城市電視臺最大的廣告主 / 視覺中國

誰能想到,越來越多的人發現自己有“那方面”的問題,在男科小房間裡被“溫補腎陽”的中醫說辭所蠱惑,中醫男科一時間供不應求。

紐約大學人類學博士張躍巨集曾在90年代南方某中醫院做過一項田野調查。他發現,1995年這家中醫院男科門診每天接待12.3名病人,而到了2001年,每天的接診人數翻了近一倍。隨後20年,主治男性問題的專門科室、專科醫院在全國各地如雨後春筍般出現。

為了說服買家何首烏有壯陽功效,人形何首烏製造商會貼心把一些關鍵部位造的特別大 / 視覺中國

在男科醫生的大力推薦下,國內何首烏的需求量也以年均114噸的增幅上漲,到2006年漲到了1300噸,供不應求。

這當然還有民間狂熱的壯陽愛好者的功勞,他們苦心研究出了各種藥酒配方,壯陽效果令人懷疑,但可以確定的是著名的四補酒和壯陽補血酒中何首烏的含量遠遠超過建議用量。貧窮與落後限制了民間壯陽愛好者的想象力,總是信奉“野生的一定比人工培育的好”,喜歡野生何首烏直接泡酒。雖然很多人不信,但已有研究表明,生何首烏對腎臟的危害遠遠高於做成藥品的何首烏。

熱衷喝藥酒代表著中國人非常樸素的邏輯:花很少的錢、用野生的食材自制藥物抵禦疾病 / 視覺中國

從80年代開始,體制內中醫、民間遊醫和偏方都對野生何首烏趕盡殺絕。受自然條件限制,野生何首烏原本只分布在南方溼潤地帶,瘋狂捕食20年後,野生何首烏的產量以每年20%的速度遞減。

截止2004年,中國人就已經吃光了野生何首烏,現在市面上宣稱是野生何首烏的都是假貨。這倒是印證了,如果有一種野生動物能在中國大量繁殖,那一定是因為它不好吃。如果有一種野生植物至今依然沒有滅絕,那一定是因為它不能入藥。

野生何首烏絕跡了,但不代表何首烏就此消失了。相反,供不應求的何首烏倒是給了南方農民致富的新途徑。2009年,貴州施秉縣農民種植何首烏每畝利潤能達到2500元,相比種水稻、玉米每畝不到百元的利潤,中藥材種植“錢景無量”。

何首烏的流行不是單一原因造成的。時至今日,它已經發展成了一個非常完善的產業鏈,在消費一端製造男科患者的嗷嗷待哺,在生產一端的農民趨之若鶩。2013年,何首烏藥材每公斤價格維持在30至35元的高位,是30年前的6-7倍。

2018年2月26日,安徽亳州譙城區華佗鎮道東村的農民在田間收穫中藥材何首烏 / 視覺中國

野生何首烏不夠,當然也有渾水摸魚的,甚至有人把白首烏當作何首烏的一種來種植和銷售。實際上,這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植物,前者是蘿藦科牛皮消屬植物,後者則為蓼科植物,只不過它們的根莖長得有些相似。但因為外形上相似,任性的中國人依然相信白首烏和何首烏都有滋補肝腎的功效。

第一個發出“何首烏傷肝”警告的是飽受脫髮基因折磨的英國人。

2006年,七名英國人不知通過何種渠道瞭解了“中華神藥”何首烏,“首烏片”、“首烏丸”如同希望的光芒已經照耀在他們越來越寬廣的腦門上,就在他們滿懷希冀重拾人生信心幾個月後,何首烏不僅沒有挽留住他們頭頂稀疏的毛髮,還帶來了肝損傷,七例中一例被確診為肝功能異常,三例為黃疸病,兩例為普通肝炎,還有一例為黃疸性肝炎,停藥後均逐漸康復。

這七位何首烏試藥勇士被英國藥品和醫療產品管理中心(MHRA)記錄在案,並作為反面教材,全國廣告了一遍:如果出現眼白或面板變黃、尿液顏色變深、噁心、嘔吐、乏力、食慾不振、腹痛等症狀時,應立即停止服用何首烏類藥品並及時就醫,此外有肝臟病史的人不應擅自服用何首烏類藥品。

2017年9月17日,北京,中國(北京)國際大健康產業展覽會上,中藥材何首烏展臺 / 視覺中國

但在隨後的幾年裡,與何首烏相關的病例有增無減。最終,英國宣佈停止進口和銷售何首烏及何首烏類藥品。另外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也對何首烏的使用範圍做了嚴格的限制,要求含有何首烏的製劑、藥物,必須標明對肝臟的危害。

何首烏造成肝損傷的案例並非只出現在歐美國家,在中國也有。但中國至今沒有限制何首烏的適用範圍,正是因為我們還沒有廣泛的副作用案例上報機制,很多中藥、中成藥產生的副作用已經在學界被證實了,但實際用藥和治療中,醫生和病患往往充耳不聞。

何首烏的毒性是致命的。天津中醫藥大學、北京中醫藥大學聯合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藥品審評中心曾做過一項非常殘忍的研究,他們觀察了450名曾服用何首烏或含有何首烏的藥物30天的病人。除了兩位成功完成了肝移植手術,剩下的448名患者中,有441人必須忍受長期病痛的折磨,另有7人不治身亡。

這項實驗中有兩個資料尤其矚目。450名患者中有近60%因治療脫髮和白髮吃了何首烏,結果落下比禿頭嚴重百倍的病根。

其次,450名中只有25名留有劑量使用資訊。根據《中國藥典》規定,何首烏有一個建議用量,生何首烏的日攝入量為3至6克,制何首烏的日攝入量為6至12克,言下之意只要在建議用量之內都是安全的。然而在這25位患者中,只有14位患者的用藥超過了這一劑量,其餘11位患者都在建議劑量範圍內,結果還是難逃一劫。

換句話說,何首烏根本不存在“安全劑量”,只要吃了,就有毒性。

有時候人形何首烏製造商為了賣的更好一點,會做一對配套的何首烏以增強視覺衝擊力 / 視覺中國

事實上,肝損傷的副作用是中草藥的通病,而何首烏是肝毒最強的中草藥之一。2013年,解放軍第302醫院的趙攀博士曾做過一項研究,他的結論是,造成中國急性肝衰竭的主因不是急性病毒性肝炎,而是中草藥。在他研究的177名患者中,112名患者最終不治身亡,其中肝衰竭的原因為中草藥中毒的佔30位,高於急性病毒,何首烏中造成肝病變的化學物質也出現在一些常見的中草藥中,如大黃、柴胡、艾葉等等。

直到2013年,國家釋出的《藥品不良反應資訊通報》,才提示涉及有個人病史或家族病史的用藥者,何首烏及其成方製劑可能有引起肝損傷的風險。儘管如此,《通報》是警示而非禁令。

2013年《通報》下發後,“肝功能不全者、肝病家族史者慎用”等字眼才逐漸出現在何首烏類藥品的外包裝上。在很多不明就裡的中國人眼裡,這跟“吸菸有害健康”是一個意思。

參考資料

[1] L. Zhang, X. Yang, and Y. Deng (2009). “Evaluation and consideration on safety information abroad of Polygonum multiflorum and its preparations,” Zhongguo Zhongyao Zazhi, vol. 34, no. 18, pp. 2414–2418.

[2] G. Q. Shen, L. Jiang, and C. Y. Gong (2010). “Polygonum multiflorum-induced hepatic lesion: retrospective analysis and clinical monitoring,” Evaluation and Analysis of Drug-Use in Hospitals of China, vol. 10, no. 11, pp. 1040–1042.

[3] Battinelli et al (2004). New case of acute hepatitis following the consumption of Shou Wu Pian, a Chinese Herbal product derived from Polygonum multiflorum. 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 140: E5892.

[4] But et al (1996). Hepatitis related to the Chinese medicine Shou Wu Pian manufactured from Polygonum multiflorum. Veterinary and Human Toxicology 38: 208-2823.

[5] Park et al (2001). Acute hepatitis induced by Shou Wu Pian, a herbal product derived from Polygonum multiflorum. Journal of Gastroenterology and Hepatology 16: 115-1174.

[6] Panis et al (2005). Recurrent toxic hepatitis in a Caucasian girl related to the use of Shou-Wu-Pian, a Chinese herbal preparation. Journal of Pediatric Gastroenterology and Nutrition 41: 256-258.

[7] Dharmananda, Subhuti (2006). Potential Rare Liver Reactions to He Shou Wu (Polygonum Multiflorum). Institute for Traditional Medicine, Portland, Oregon.

[8] Lei, Xiang et al (2015). “Liver Damage Associated with Polygonum multiflorum Thunb.: A Systematic Review of Case Reports and Case Series.” Evidence-Based 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 Volume 2015.

[9] Kelly, Deirdre. Diseases of the Liver and Biliary System in Children. London: Wiley-Blackwell, 2017.

[10] Zhao, Pan (2013). Causes and Outcomes of Acute Liver Failure in China. PLoS ONE.

[12] 李奇 , 趙奎君:《何首烏的肝毒性研究進展》,《國際中醫中藥雜誌》,2012,34(8):747-750.

[13] 王麗蘋等:《生何首烏泡酒致肝損傷》,《藥物不良反應雜誌》,2016,18(6),469-470.

[14] 劉煜德等:《何首烏肝毒性實驗研究》,《亞太傳統醫藥》,2007(4),71.

[15] 孫向紅等,《何首鳥主要成分大黃素、大黃酸和二苯乙烯苷對肝細胞、肝癌細胞的影響》,《現代中西醫結合雜誌》,2010,19(11):1315-1319.

[16] 王超等:《何首烏飲對快速老化小鼠性激素及其受體的影響》,《河北醫藥》,2013(24):3703-3705.

[17] 趙秀軍:《何首烏飲對運動疲勞大鼠睪丸組織P450膽固醇側鏈裂解酶和類固醇激素急性調節蛋白的影響》,《解剖學報》,2012,43(4):524-529.

[18] 郭凱華:《何首烏飲對衰老雄性大鼠睪丸生殖功能的影響》,《承德醫學院》,2010,27(2):133-136.

[19] 張陸勇等:《大黃總蒽醌對SD大鼠灌胃給藥的長期毒性研究》,《中國生化藥物雜誌》,2004,25(4):206-209.

[20] 羅瑞芝等:《何首烏研究進展》,《中草藥》,2005,36(7):1097-1100.

[21] 李奇:《大劑量何首烏醇提物致大鼠多臟器損害》,全國青年藥學工作者最新科研成果交流會,2012.

推薦閱讀

(點選圖片即可獲取全文)

浪潮工作室長期招聘作者,稿費千字300元起。

公眾號後臺回覆“招聘”即可檢視。

❖ 歡 迎 分 享 到 朋 友 圈 哦 ❖

編輯 ✎ 邱小奕

浪潮工作室出品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一鍵置頂公眾號   從此划船不用槳

share

相關推薦